地震了,婚还是要结的!给乐观的四川人点赞

文章来源:瑞星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5日 20:07  【字号:  】

风流变身记1

风流变身记1露露商标权之争大反转 承德与汕头谁能 喝到 露露 还是小时候的味道,露露还是承德产的最地道。 河北石家庄一位消费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日,《证券日报》记者在北京一家超市买到承德露露今年新出的热饮款杏仁露,发现空心拉环变成蓝色实心,上面还印有防伪二维码,扫码之后,就出现该罐露露的产品信息,以及身份码、查询次数以及查询时间。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罐一码,消费者在开罐前就可以查询产品是否为正品。近年来,承德露露一直受 山寨 产品困扰,除此之外,自2015年以来,公司就商标权及专利等知识产权问题,多次起诉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汕头露露 ),然而据公司8月份的公告显示,汕头露露一纸讼状将承德露露告上法院。原告成被告原告成被告,露露商标权之争的反转,立刻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曾隶属原露露集团(现更名为 霖霖集团 ),原露露集团为国有独资企业。据公开资料显示,为了开辟南方市场,1996年,原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企业公司(以下简称 香港飞达 )合资成立汕头露露,分别持股51%和49%。1997年,原露露集团将核心资产剥离重组后成立承德露露,为了承德露露顺利上市,同时避免同业竞争,原露露集团将汕头露露51%股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成为承德露露的子公司。但上市未满三年,汕头露露就出现巨额亏损,2001年12月25日,承德露露将汕头露露51%股权以 零 价格拨回给原露露集团。在汕头露露剥离上市公司之后,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在2001年和2002年先后签署《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为之后的商标权之争,埋下了隐患。据承德露露近日披露的《备忘录》显示: 原露露集团和露露股份公司(承德露露)确认:露露南方公司(汕头露露)继续有偿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并承诺使露露南方公司对 露”露 牌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指定区域的使用权,在该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任何转让的情况下仍然有效,并且该等权利不受现在和将来露露南方公司本身股权、股份比例的变化而影响。 《补充备忘录》中,原露露集团进一步承诺,今后将《备忘录》所规定的注册商标、专利技术转让时,原露露集团、露露股份承诺将采取必要法律措施,促使受让方同意汕头露露在上述权利存续期间,可以继续使用上述注册商标、专利技术,无论汕头露露的股东是否包括露露股份或原露露集团。时过境迁,现在的承德露露、汕头露露和霖霖集团,分别被不同的股东控股,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已经没有任何股权关系。2006年,承德露露进行国有股回购及股权分置改革,以自有资金定向回购注销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国家股,并与其解除关系,原露露集团退出上市公司,原第二大股东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万向三农 )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2.55%。同时,上市公司以3.01亿元的价格购买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万向三农依旧持有承德露露40.69%,为第一大股东,鲁伟鼎为上市公司实控人。承德露露称,在万向三农入主后,原露露集团董事长王宝林依旧担任公司董事长,直到2010年公司换届,由万向集团董事管大源出任公司董事长,万向集团向承德露露派驻4名董事,万向集团对承德露露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控盘。承德露露公告显示,2015年公司筹划再融资扩大产能事项,在中介机构尽职调查过程中,从汕头露露意外获得两份文件 《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而《备忘录》效力问题引起的商标使用、市场划分以及信息披露等问题是再融资的重大障碍,公司由此开始了维权之路。自2015年以来,承德露露先后3次对汕头露露提起诉讼,而今年8月份,其反被汕头露露起诉,要求公司履行授权协议。《备忘录》签署被疑有猫腻 公司与汕头露露早已无任何产权关系,没有义务扶持其发展。另外,发现《备忘录》之后,其条款与委托加工合约内容不符,严重侵害公司权益,这种 寄生 关系不可继续,公司需要依法维权。 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上述负责人表示,公司梳理信息发现,《备忘录》的签署时间和流程均有猫腻。 首先是签署时间,2001年12月27日签署所谓《备忘录》,第二天的12月28日,原露露集团就与万向投资(后更名为:万向三农)签署了承德露露26%的国有股份的转让协议书,但是原露露集团并没有向二股东万向投资披露此事,其他中小股东更无从知晓,这显然是蓄意所为,恶意串通。 上述负责人如是说。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承德露露称《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无效,主要是基于该授权的签署,没有经过内部合法程序,但是内部程序是否合法,不影响对外的法律效力。承德露露只能以法人为单位,追究当初商标出让方的违约责任。 但是,如果承德露露能够证明,被授权者明知《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签订没有经过内部合法程序的情况下,取得了授权,就说明被授权者不是善意的第三方,而是恶意沟通之后取得的商标使用权,这种情况下可以证明授权无效。所以,关键取决于双方举证情况。 王智斌表示。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进一步向记者解释: 表面上《备忘录》是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四方签署,但是当时承德露露董事长王宝林同时还兼任原露露集团和汕头露露的董事长,时任公司总经理王秋敏也同时在原露露集团和汕头露露兼任董事职务。此外,汕头露露的法人林维义和香港飞达的实际控制人杨小燕是夫妇关系,前述人员均属关联人,因此备忘录所涉交易属于关联交易。但是这项交易却没有经过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也未进行任何披露,已经违反我国《证券法》相关法律规定,也侵害了数万股东的利益。 企查查 显示,截至目前,香港飞达持有汕头露露85%股权,林维义持有15%股权,而香港飞达的实际控制人则是杨小燕。8月13日,汕头露露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一篇题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说明,详细介绍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的历史合作情况、知识产权许可关系和相关诉讼事项,要求上市公司继续履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义务。《证券日报》记者就商标权一事采访汕头露露,但该公司的对外公开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汕头露露公开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争议焦点:商标使用权是否合法此次露露的商标案之争,很容易让大众联想到 王老吉 案、 南北稻香村 案等。 南北稻香村 之争始于2006年,在历时十几年后,今年9月份和10月份,北京和江苏两地前后给出截然不同的判决,似乎意味着这场争议仍将持续。北京一位拥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虽然也是商标权之争,但是,其实质与 南北稻香村 案却并不同。 南北稻香村案 主要争议焦点是北稻与苏稻商标之间是否构成近似、类似及足以导致混淆,以及二者宣传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本质上苏稻与北稻二者本身不具有实际的关联与授权关系。 本案汕头露露与承德露露之间关于商标使用权的争议,其争议焦点是商标使用是否有合法的授权,进一步则需界定汕头露露主张合法的基础 《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的授权是否成立与合法,争议焦点不涉及是否构成商标近似。 他说。 按照《备忘录》的说法,虽然汕头露露没有商标、专利所有权,但比起用3亿多元购买露露的商标、专利所有权的上市公司来说,其在使用上却并无区别,明显有失公平。 上述公司负责人说道。从目前情况来看,他表示,汕头露露是否有使用商标的权利,取决于其主张的 以备忘录方式授予 相关使用权的理由是否成立。 就目前的材料来看,该备忘录有可能涉及程序严重违法、关联交易、显失公平等,若通过司法程序确认备忘录不成立或者无效,则汕头露露将不具有商标使用权。 2006年,承德露露购买露露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时,原露露集团曾声明保证,除许可上市公司使用其 露露 商标、专利外,未曾许可过任何其它公司使用。 或许汕头露露不应该再使用 露露 商标,应该用 汕头露露 这个商标。 一位购买露露的消费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并购或是最优方案在植物蛋白行业,一直有 南椰树,北露露 之称,露露也一直作为国内植物蛋白饮料中北派的代表。作为市场起步较早的植物蛋白饮料公司,承德露露一直以来占据细分品类杏仁露市场龙头企业地位。 最近几年,公司一直在打官司,业绩都受影响了。 一位长期关注承德露露的投资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据承德露露年报数据显示,在经历十几年的持续增长之后,2015年,公司业绩出现短期见顶。2016年和2017年,公司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78%和8.16%。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3.5亿元,同比增长9.76%,业绩暂止下滑之势。而汕头露露相关负责人于今年8月份曾对媒体表示,前几年汕头露露销售额可达2亿元-3亿元,现在仅有1亿元左右。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承德露露将汕头露露收入囊中可能是改变现状的最佳途径,承德露露便能拥有快速进入南方市场的渠道优势。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中国内地植物蛋白饮料人均消费量低,对比发达市场仍有提升空间。中国内地目前植物蛋白饮料的人均年消费量只有3.2kg,对比中国台湾地区的5.3kg和中国香港地区的11.3kg仍存在发展空间。承德露露2014年的一份机构调研纪录显示,公司曾有心将汕头露露纳入麾下,称 在南方露露经营到期、收购价格合理的情况下,将会考虑对其收购。 接近承德露露的某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双方在前期有过接触,但是汕头露露把备忘录作为筹码,开价数亿元,远超过其实际价值,沟通难以解决。而关于后期双方是否会握手言和,该人士则表示, 不清楚 。 要价太高,汕头露露要能卖早就卖了。 一位长期跟踪承德露露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双方和解的可能性比较小。他表示,对于《备忘录》是否有效的判决,以及双方后期发展,也非常关注。 如果能胜,对上市公司发展肯定很好。 对于露露商标权之争的后续进展,《证券日报》将持续跟踪。

风流变身记1

母亲节特殊的“礼物”:昏迷32年的女儿开口喊妈妈

继2018年6月发起大型公益活动 脱贫攻坚战 星光行动 后,电影频道打造的首档融媒体互动扶贫节目《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即将于6月28日起每周五晚19点在CCTV6电影频道播出。节目开播之际,6月25日北京举行了首期节目的看片会,业内专家及媒体共同围绕《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展开讨论,首期星光队员杜江、霍思燕也来到现场,真诚分享了自己参与前期直播和节目录制的心路历程。 试映后,《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节目获得了在场专家、媒体的一致好评。主创团队也在现场强调了制作节目的初衷: 我们希望做真正有用的节目。 同样是第一次收看节目的杜江和霍思燕也备受触动。杜江直言,过去自己不愿过多和妻子同框 秀恩爱 ,但参与 星光行动 的过程中,自己真切感受到了身上的责任以及可以被发挥的力量: 如果我秀恩爱能让大家关注贫困县,我愿意天天秀,让这个恩爱秀得有意义。 霍思燕《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看片会落泪 杜江愿为贫困县秀恩爱 即将于6月28日晚19点起在CCTV6电影频道播出的《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是 脱贫攻坚战 星光行动 节目组经过一年多扎实走访和充分筹备后推出的首档扶贫融媒体互动节目。作为即将亮相首期节目的调研队员,杜江和霍思燕积极参与了6月25日举行的看片会。 《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节目录制中,杜江和霍思燕一同回顾了跟随直播节目走进湖北宣恩时的那些感动瞬间,也与在场 星光分析团 、 星光助力团 一起探讨了湖北宣恩贡茶、白柚及茶旅融合等产业的发展前景,根据当地优势及瓶颈提出针对性的建议。 第一次完整观看节目成片让杜江和霍思燕备受触动,霍思燕甚至直言: 节目录制时我哭了,看节目的时候我又落泪了。 她很感激能够获得参与 脱贫攻坚战 星光行动 以及录制后续互动节目的机会。 过去我不知道我能为精准扶贫做些什么, 霍思燕说, 电影频道就像一个大队长,带领我们这些电影人,把我们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做成一件伟大的事。 杜江坦言,在参与《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后他才意识到,过去的自己或许有些盲目,忙碌的工作让他忽略了身边原来还有这么多需要帮助的人。他还记得在宣恩遇到的因学、因残致贫的贫困家庭给自己的震撼与感动。杜江真诚表示: 过去我不愿意秀恩爱,但星光行动让我意识到原来我们的小爱是有更大价值的。如果这样可以让更多人关注到贫困县,那么我愿意天天秀恩爱,让这个恩爱秀得有意义。 《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真扶贫主创:实实在在做有用的节目 尽管节目阵容 星光熠熠 ,但《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却在内容上摒弃了一切娱乐性的成分,坚持将内容制作重点放在 真扶贫 这一核心理念上。节目主创在现场阐述首档扶贫融媒体互动节目的定位时表示,专业性和实用性将是《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的不变追求。节目在邀请国家级扶贫领域专家针对每个贫困县具体分析原因,用政策、理论和实践提供帮助的同时,将结合有影响力的新媒体人及京东平台的力量,给贫困县提供扩大影响力的渠道,真正将建议和想法转化为实质收入。 《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团队还强调,希望做出 真正有用的节目 。在制作节目的过程中,整个团队一直把 为所”有需要帮扶的地区实实在在做事 放在首位。《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不是一档谈话类节目,更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综艺。大家坚信,如果能集结和发挥每个人的力量,改变一个需要帮扶的地区的面貌,将比做任何事都伟大。 对此,在《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中担任 星光分析团 、 星光助力团 团长的古兵和史航也表示,能够参与到这样一档充满正能量和社会效益的节目是一种荣幸,是不可复制的记忆。面对一个时代,最有用的帮助是 及时 ,如果《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季播节目播出后,能够激起更多人参与扶贫、脱贫工作的激情,那么它定将形成一种伟大的力量。 《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季播节目将于6月28日起每周五晚19点在CCTV6电影频道播出。风流变身记1




(责任编辑:展依晨)

花语淑女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