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要求英方立即停止干涉香港事务

文章来源:智通人才招聘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7日 15:48  【字号:  】

一本道免费手机线观看

一本道免费手机线观看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蔡漳平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经山东省泰安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在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蔡漳平在担任济钢集团技术中心主任、济钢股份公司总经理、济钢集团副总经理、山钢集团副总经理兼济钢集团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索取他人或单位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83万余元,涉嫌受贿犯罪。同时,蔡漳平在担任济钢集团总经理、济钢股份公司董事长、山钢集团日照公司执行董事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折合人民币356万余元,涉嫌贪污犯罪。 通过亲属公司受贿 2016年11月23日,山东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蔡漳平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办案人员介绍,最初找蔡漳平核实的,是群众反映其收受某煤炭公司贿赂694万余元的问题。蔡漳平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受贿事实。这也是指控中受贿数额最大的一笔。 2005年8月的一天,一煤炭公司老板经人介绍,到分管济钢原料处的蔡漳平家中拜访。 煤炭公司老板对蔡漳平说, 公司给济钢的供煤量不大,货款结算也不及时,今后请蔡总多操心 。 没过几天,双方达成协议:由蔡漳平帮助该老板的公司增加与济钢供煤业务量,协调回收货款。与此同时,该老板将煤炭利润的三分之一作为给蔡漳平的回报。 蔡漳平利用自己的职权为该煤炭公司老板谋利,以亲属成立的公司作为收受好处费的平台。 蔡漳平当庭承认,在和该老板第一次见面时,自己就存有私心。为了利益交换看起来名正言顺,2005年9月至2014年8月,该老板专门成立了三家新公司,并通过蔡漳平妻子及妻弟等人成立的某商贸公司、某经贸公司,以代理费、咨询费名义先后送给蔡漳平694万余元。 在双方每年签订一次的 综合服务协议 中,彼此的请托和利益分成均写得一清二楚。 此外,起诉书指控,蔡漳平还有多次索贿行为。 2014年5月,蔡漳平以办公室装修为名,向一下属企业索要18.5万元。 据蔡漳平交代,他当时虽然担任山钢集团副总经理,但已不在济钢集团和山钢集团日照公司兼职, 不能像以前一样?,可以直接从这些公司贪污公款,我就把目光放在了下属企业上 。 2014年11月和2015年4月,蔡漳平均以办公室装修为名,向另两家下属企业分别索要了29万元和31万元。起诉书指控,蔡漳平先后多次向下属企业索要住房、轿车、登山机、现金等财”物,共计282万余元。 借会务费等大肆贪污 2010年9月,济钢集团举办 院士行 活动,刚担任总经理不到半年的蔡漳平看到发财机会。他让妻子购买某商城购物卡,开具 礼品 发票,自己签字后,以 院士行 活动费在公司报销,报销的14.85万元蔡漳平揣进自家腰包。 有了这次浑水摸鱼,蔡漳平一发不可收拾。 2011年1月,临近春节,在蔡漳平看来, 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他打着公司走访的幌子,安排妻子购买了30万元的购物卡,同样开成 礼品 发票在公司报销。 ”2011年3月,蔡漳平认为, 已经过了两个月,又可以再捞上一次了 。这次,他安排妻子购买了20余万元的购物卡。 据蔡漳平供述, 几十张购物卡用皮筋捆着,整齐地摆放在妻子的手提包里 ,自己 瞭了一眼 ,随后将发票带到公司,签了 请财务报销 和自己的名字。 检察机关指控,2010年9月至2013年7月,蔡漳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走访、会务、招待等名义,将本应个人支付的购买购物卡、红酒、金条、寿山石等物品发票从自己任职的公司报销,将上述公共财物占为己有。 直到案发后,核对作案次数和数额时,我才为在此期间贪污的频率之高、数额之大,感到羞愧和后怕。 蔡漳平供述,当时的贪欲之火已烧昏了自己,完全把党纪国法置于脑后,回想起这段经历,感到深深的负罪。 深深地向企业谢罪 从要车要房,到以妻子名义开公司收钱;从担任企业负责人直接贪污,到利用职务向下属企业要钱。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蔡漳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蔡漳平的辩护人提出,蔡漳平通过妻子公司收受的贿款并非他个人控制、支配,该笔犯罪是为亲友牟利行为,而非受贿。这成为庭审辩护的主要焦点。 对此,公诉人指出,蔡漳平以妻子等人开办的公司,通过服务协议收受代理费,表面上是公司间正常业务往来,而实际上该公司没有资金投入、不承担风险,只获得利润。 公诉人进一步阐释,这是典型的 收受 而非 经营 ,恰恰证明了蔡漳平以看似合法的形式,掩盖权钱交易这一非法目的。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指定他人将财物送给其他人,构成犯罪的,应以受贿罪定罪处罚 。公诉人说,蔡漳平是否控制、支配其受贿款,不影响对其犯罪的认定。 检察官在当庭发表的公诉意见中指出,被告人蔡漳平从农村考上大学,靠着自己的技术知识,在党的培养下,逐步从普通工人到技术人员到中层干部直到公司领导,本应勤勤恳恳、廉洁奉公、不辜负党的期望,然而,却随着职务的升迁、权力的增大而失衡,未能控制自己的私欲,在腐败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公诉人指出,蔡漳平受到公开审判,完全是咎由自取。纵观本案,蔡漳平受贿、贪污的款物多数都用在了家庭,并且其妻子多是知情,有些房产、金条等甚至直接给了儿子,给世人以深深警醒。正所谓 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只有好的家风,才能家道兴旺、和顺美满。 办案人员介绍,蔡漳平在其自述材料、办案过程中多次表示认罪、悔罪。 在庭审中,面对公诉人的讯问,蔡漳平大都是以 是 或 属实 回答。 我对不起党的教育培养和信任,把组织上给予我的为党的企业和职工谋利益的权力,变成了为自己捞取个人利益的工具,对不起组织培养,对不起家人,深深向企业谢罪。 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蔡漳平表示认罪。 法庭将择期宣判。 来源:法制日报

一本道免费手机线观看

打好“三治”组合拳建设善治乡村(权威发布)

境外 邂逅 , 夫人外交 ,当受贿之事即将败露时,又与相关人等伪造提前退赃的 君子协议 ,妄图 金蝉脱壳 ,可最终仍难逃恢恢法网。 近日,随着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无锡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许阳受贿案的审结,一出由其导演的 受贿大戏 也日渐清晰。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获悉,许阳在担任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行长、江阴支行行长、无锡分行副行长等职期间,受贿近200万元,被无锡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澎湃新闻记者根据法院判决书认定的相关事实,逐一还原这出受贿案的脉络与细节。 令人深思的是,无锡当地有19家企业主动或被动卷入其中。企业负责人行贿的理由无外乎,希望获得银行行长的 关照 ,在企业贷款审批发放等方面给予帮助。卷入这起起贿赂案的企业中,又以民企为主,其中不乏当地的一些知名企业、上市公司。 境外 邂逅 2008年至2010年,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福斯特公司 )在工商银行无锡市江阴利港支行贷款4亿元左右。 2010年上半年,工行江阴支行新任行长许阳走马上任,福斯特公司董事长杨某锋与其结识。为保持贷款额度,2011年春节前,杨董事长开始给许阳送礼,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共送了46万余元。 许阳收钱的地方不仅限于办公室。2012年国庆黄金周后第一个周末,许阳飞到香港与杨某会面,收下20万港元。2012年春节前两天,许阳又飞到加拿大 过年 。期间,与杨某相会,又拿了对方1万美元、1万加拿大元。收礼后,回过头来给杨某锋的女儿、侄子各发了2000美元 压岁钱 。 福斯特公司,是一家在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企业。近日,许阳受贿案刑事判决书曝光了这家公司上市前后与地方银行行长之间的隐秘往事。 判决书显示,卷入许阳受贿案的企业不止福斯特一家,共有19家之多。其中不乏知名企业的身影,比如无锡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 。 这10家企业共向许阳行贿额的数量,经法院认定的有204万元。今年10月17日,许阳因犯受贿罪,被无锡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许阳的辩护律师奚海清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许阳没有提起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工行江阴支行 风暴 许阳,2003年5月开始,担任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长。7年后的2010年,调任中国民营经济重镇江阴市,担任工行江阴支行长。2012年,提拔为无锡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还兼着江阴支行行长。2013年10月起,任工商银行无锡分行高级经理。 2015年6月,工商银行江阴支行有多位副行长涉贪被查,其中就有工商银行无锡分行授信审批分部原总经理、江阴支行原副行长江伟,工商银行无锡分行公司部原总经理、江阴支行原副行长葛伟东,江阴支行原副行长陈新。 老同事相继栽了,许阳开始担心自己东窗事发。2015年下半年,开始实施退赃计划。他先找到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的杨某锋,退了2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163960元)。后又找到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江阴市新华富染整有限公司的老板,分别退了2万元的购物卡和现金10万元。 2016年6月1日,检察机关掌握许阳涉嫌受贿的部分事实后,对其进行调查。11天后,他便被刑事拘留。 夫人外交 与50万港元 和多数贪官一样,许阳刚被调查时,没有”如实交代其受贿情况。 检察机关找与许阳谈话之前,工商银行无锡分行相关领导先找他谈了。可许阳还心存侥幸,说之前收的50万港元,已退还给对方了,至于其他逢年过节时收的礼金、礼卡,要么立即退还,要么上交了。 当检察机关再找他谈话时,他仍坚称自己没有问题。直到被带到检察机关的办案点,才松了口。 许阳之所以敢信誓旦旦地说50万港元已退还,正是因为其原本认为自己设计的 金蝉脱壳 之术可以瞒天过海。 2013年春节前三天,许阳带着妻子到香港,度假3天,但没有留下过春节,而是在大年三十那天返回了无锡。江苏融泰石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马某则携妻子提前一天到香港,待到大年初二才走。 在港期间,两个男人导演了一处 偶遇戏 。他们各自带着妻子逛商场时恰巧 碰上,老熟人见面相谈甚欢,留下两个女人单独相处。马老板的妻子唐某把事先准备好的50万港元,分两次塞给了许阳妻子。返回酒店后,妻子把此事 告知 了许阳。彼时,中央 八项规定 刚出台数月。 许转身又把45万港元给了另一人,对方换成人民币36万,回无锡把这36万元交给了许阳。 故事演进到这,原本钱可以落袋为安了。不成想,2个多月后马某因为涉嫌犯罪被抓,许阳一下子就着急了。 于是,许阳委托一人把马某公司的工作人员叫办公室,说他准备把收的50万港元折成人民币,退给马某。 许阳还生出一计,”要求对方先写个收条,并收条落款时间倒签至2013年大年初四,也就是在香港收钱后的几天,营造出他立即退钱的假象。这笔钱最后也是委托他人,转交给了马某公司的工作人员。 事后,许阳在法庭上辩称,他收到这50万港元后 就想着退还的 ,事后也确实退了,不能算是受贿。法院则认为,这是他为了遮掩犯罪,通过中间人退还的,不影响受贿的认定。 不过,许阳捞钱的同时,也放过几次向单位上交礼金的 烟雾弹 。 最终,法院认为,检方指控的204万元应扣除6.2万多元,可没退还或上交的财物还是占了大头,最终认定受贿197.8万元。 19家公司卷入 许阳受贿案的曝光,让行贿企业名单浮出水面。 澎湃新闻注意到,卷入的企业共有19家之多,均为无锡(6家)、江阴(13家)当地的企业,其中,又以民营企业为主。甚至一些知名企业也赫然在列,比如,在德国上市的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 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等。 涉案的一家公司法定代表人说,2005年,该集团开始在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贷款,后来陆续增加。为感谢时任行长许阳的帮忙,其从2005年春节前至2016年春节前,先后多次向许送购物卡,金额共计10万元。 卷入贿赂案的另一家公司 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做精密涂布功能性新材料和高分子薄膜材料的自主研发制造企业。 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光南在证言中称,2012年1月至2015年1月间,他多次向许阳送购物卡,金额共计8万元。 对于向许阳行贿,周光南表现得很无奈。他向澎湃新闻回应称,那几年,每年过年前,许阳均会向其索要购物卡, 出于维持关系 ,他才不得不送。 判决书显示,19家企业向许阳行贿,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授信贷款审批、发放方面得到关照。 比如,杨某创办的江阴宏茂合金材料有限公司、江阴市南洋纺织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在工商银行江阴支行有1亿余元的贷款,均为一年期。为了公司继续获得贷款,他先后送了3万元现金、2万元购物卡。 对此,无锡当地政商界人士对澎湃新闻分析称,如此之多的企业为了贷款向一个银行支行长行贿,折射出企业融资难的困局。 该人士称,无锡虽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但多数银行仍将风险防范作为放贷与否的指挥棒,导致部分企业但凡存在一点风险,贷款就可能遭到拒绝。面对一边是高企的民间借贷成本,一边是低利率的银行贷款,一些企业家只好找行长或其他银行人士 疏通关系 ,以求贷款能获批,放贷时间能加快,或者贷款额度可提高。 该人士进一步称,银行贷款通常需要考察企业经营情况、抵押资产情况、担保情况、信用情况等因素,但这些条件均是弹性的,需人为加以判断,这就使银行行长或其他人员获得了寻租的空间。一本道免费手机线观看




(责任编辑:钱诗槐)

狮子与玫瑰创意花店